当前位置首页 > 党群工作 > 党建活动

如何理解全球化时代的理性爱国主义

  Published:2008-04-22 22:24  【字号   】   Visited:428
分享:

  最近,在对西方破坏火炬传递、误解西藏暴乱事件的问题上,中国人提出了强烈的反抗,这种反抗通过网民近乎达到了一个全民总动员的大运动状态。我们感到可喜,但是也感到可怕,可喜的是中国人的爱国主义精神很强烈,中国人很团结;可怕的是爱国主义已经越过理性的边界,把整个西方敌意化,形成了一股激情有余理性不足

的恼羞成怒的爱国主义毒药,有人说,近乎看到了文化大革命的气势。

  在全球化时代,面对西方国家某部分人的挑衅,我们应该坚持怎样的一种爱国主义?是一种破坏性的爱国主义,还是建设性的爱国主义?是军事性的爱国主义,还是外交性的爱国主义?是亢奋的爱国主义,还是理性的爱国主义?

  显而易见,现阶段,我们的爱国主义是破坏性的,是军事性的,亢奋的。受到外国某部分人的误解和挑衅,加上曾经受过的历史伤害,我们国人有一种强烈的受虐情结,为了发泄积蓄已久的受虐情怀,一部分国人总认为应该以战争式的决心来解决别人的挑衅,似乎要将别人消灭。

  全球化时代的不同国家的国民的冲突和以前的国家利益的冲突有着明显的不同。前全球化时代的直接冲突是政府性质的,而全球化时代的直接冲突则更多的是民间性质的。以前都把全球化当作是资本家对平民的剥削,认为平民没有抵抗的能力,可是这一次对家乐福的抵抗事件让我们看到了全球化背景下,排除暴力冲突,平民对资本家的无暴力的抵抗运动。诚然,这种无暴力的抵抗运动并非只是一般的贸易冲突,而是夹带着国家感情的国民情感的冲突,法国资本家资助西藏独立分子遭到很多中国人的抵抗就是最好的例子。这种无暴力运动的一方主体是一个国家的商人,另一方主体则是另一个国家的大批民众,中间隔着两个国家的国家政府,双方主体都越过了国家的操控,两个国家的政府都没有参与其中。因此,这种无暴力抵抗运动是无涉政府,但是却和国家利益息息相关的。

  我们理解“无暴力”的抵制运动,因为一个国家的国民在面对外国的误解和挑衅时,他们需要表达他们的感情,他们需要获得理解,他们需要维护自己国家的利益。如果一个国家在遭受侮辱时,它的人民都无动于衷,甚至冷眼旁观,这个国家的国民就丧失了成为一个公民的资格。

  何为理性爱国主义?我想,在全球化的今天,在非军事化的事件上,所谓的理性爱国就是以一种外交性的、建设性的方式来维护自己国家利益的情怀和行为方式。所谓的“外交性”是指,通过交流、对话、协商的解决问题,形成良性互动的机制。所谓的“建设性”是指,所想和所为应该能有利于解决问题,有利于实现各方的共同利益。提倡外交性的、建设性的理性爱国主义主要有两个背景:一个是因为全球化时代冲突的非军事性,非军事性的冲突只能通过外交的和平手段来解决;一个是因为冲突的民间性,冲突的民间性直接绕过了国家形成一股巨大的民间力量,这股力量如果没有引导好,很容易导向民间的军事主义。对于中国来说,坚持外交性的、建设性的理性爱国主义尤为重要。

  现在,还有很多人拿抵制家乐福事件和抵制CNN事件相提并论,两件事根本不在一个档次,抵制CNN是理所当然,也是我们中国人的责任,因为牵涉到国家尊严,但是抵制家乐福则完全是两回事。我们可以抵抗家乐福,但是我们应该选择好抵抗的空间和时间,在国内抵制家乐福无异于自家人打自家人,家乐福卖的几乎都是国货,家乐福的员工也几乎都是中国人。我并不反对中国人拒买法国货,甚至我们应该拒买法国货,但是在国内抵抗家乐福实际上就等于抵制中国人,抵制中国货。最终将中国人与外国人的分歧转为中国人与中国人之间的僵持和对立。

  同样是对歧视进行反抗,有人向群众投人体炸弹,有人恶言相向骂爹骂娘,可是甘地却用“非暴力不合作运动”征服了民众,征服了他的对手,征服了世界。从甘地身上,我们如何反思自己对外国的无理挑衅,是要向西方投炸弹吗?还是要和西方断绝经贸往来?“和平崛起”的中国的外交政策就是这样的吗?“和平崛起”的中国如何在国际外交中体现其处理事件的“和平”手段,赢得我们对手的尊敬!

  笔者赞同全球化的背景下的无暴力的抵制运动,这是民间的一种“和平”的言论的方式,这种“无暴力”的抵制运动可以包括抵制某一种国家的商品,拒绝某个人入境、在国内大使馆前示威游行、在国外示威游行、集体签名等等。这些无暴力的抵制运动在表明中国人的立场的同时,也打击了那些试图分裂中国的无耻之徒。在事实面前,在我们的合理和合法的抵制面前,外国势力必定会折服。这种运动的性质是外交性的,是具有建设性的!也是符合中国人热爱和平心里的。但是这种无暴力运动应该要把握好限度,不要发生暴力事件,更不应该伤及无辜。抵制CNN很恰当,国外游行也很在理,但是抵制家乐福就是伤及无辜。

  全球化时代需要的不仅是强大的国家实力,更需要健康成熟的民族心里,只有健康的民族心里,我们才能爱国,才能积极维护国家的利益;只有成熟的民族心里,我们才能理智的处理好一些棘手问题,才能看清国运昌隆时的忧患,才能克制停滞时的急躁和脆弱。